FICTION

麦片

现在是凌晨一点,FICTION主厨为大家带来一碗甜甜的麦片。

 

    “0813号犯人吃饭”,狱警用警棍敲了敲铁门,充满着嫌弃地把一盘麦片透过送食物地窗口扔了进去,那一盘麦片说是麦片,其实看上去就像猪食,麦片已经发烂了,不知道混着什么液体。

 

    Bucky仍然缩在床上就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,狱警看到他没有动,便开门进去粗鲁地把他从木板床上拖了起来,“给我吃!”

 

    Bucky空洞着眼神没有动,狱警见状狠狠地用警棍打了他的肚子,Bucky倒在地上闷哼了一声,蜷缩着身体痛苦地捂着肚子,他的额头上立刻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冷汗,狱警看他痛苦的样子嗤笑一声,拽着他头发把他的头按在那盘麦片里。

 

    “给我吃!”一直按到Bucky开始干呕他才松手,Bucky失去了支撑倒在了地上疯狂地咳嗽,就像要把整个肺咳出来一样,他虚弱地躺在地上,狱警看到他这样幸灾乐祸地笑了一声,又踹了他一脚才善罢甘休,锁上铁门吹着欢快地小曲离开了。

 

    “啊!“Bucky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,他捂着脸浑身颤抖着,背心已经被冷汗浸湿了,突然一只手覆上了他的背,轻轻地安抚着他,是Steve,他知道Bucky又做噩梦了。

 

    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Bucky被噩梦惊醒,自从Bucky被救回来,Steve的睡眠就变得很浅,只要一有动静他就会醒,因为他怕Bucky做噩梦,也怕Bucky又消失在他的生命中,所以他一睁眼就会确认Bucky在不在他身边。

 

    Bucky刚被复仇者们救回来的时候非常虚弱,因为监狱的伙食他极度营养不良,狱警还时不时地虐待他,也不知道哪一天心情不好就拿着警棍打他一顿。

 

    当时Steve看到Bucky满身是伤,瘦的不成人形的样子他像疯了一般,在九头蛇基地杀红了眼,复仇者们都被吓到了,他们第一次看到队长如此失控的样子,要不是Clint和Natasha按着他让他冷静:因为这些九头蛇罪犯要交给美国政府处理,可能整个九头蛇都要被团灭。

 

    Bucky在Steve的安抚中渐渐平静下来,Steve抱着他躺下来,把他圈在自己的怀里,抚摸着他的背:“Bucky,乖,没事的,别怕,我是Steve。”

 

    Bucky听到Steve的声音,他感到一阵安心,闭上眼睡着了。Steve看着Bucky的呼吸平稳了便放下心来,但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,只是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。

 

    “哈~”Bucky缓缓地睁开眼打了个哈欠,“醒啦?”Steve拿着书靠在床头看向Bucky,“恩。”Bucky揉了揉眼睛软软地回答道。

 

    Steve看到他刚睡醒软软的样子心都快化了,他放下书低下头吻了一下Bucky的额头,Bucky舔了一下嘴唇嘿嘿一笑,勾着Steve的脖子覆上了他的嘴唇。他们又缠绵了一会才起床,去复仇者餐厅吃早餐,谁也没有提昨天夜里的事。

 

    “Morning,Cap!Morning,Bucky!”“Morning,Sam。”Sam正在房间门口晨练,看到Steve和Bucky从房间出来便坏笑道:“今天起的比平时晚哦。”Steve白了他一眼牵着Bucky的手走了。

 

    “你爱我,我爱你,复仇者们最牛逼~复仇者们,早餐要吃好,今…”“Shut up!Jarvis!”有起床气的Nebula暴躁地骂道,Steve和Bucky在餐厅外就听到了Nebula的声音,相视一笑,走了进去。Rocket吃着香肠叹了口气对Peter说:“Women…”

 

    Bucky先去拿了杯咖啡准备放在桌子上,Tony端着碗迎面走来:“Hey,营养不良的娃,多吃点,这种新上市的麦片就挺不错,有营养还增肌…”

 

    “麦片?”Bucky愣住了,他瞪大了眼睛,像是受到刺激一般,“啪!”手里的玻璃杯落在了地上,那些破碎的记忆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,那个让他害怕到发疯的监狱,那个令人恶心的噩梦般的食物。

 

    他弯下身子控制不住地开始呕吐,头也剧烈地疼痛起来,大脑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着。Steve听到动静立马冲了过来,他看到Bucky蹲下身子抱着头蜷缩着,身体止不住的颤抖,摇着头嘴里不停地念叨“不要…不要…”

 

    Steve轻轻拍打着Bucky的背焦急地叫着他的名字:“Bucky!Bucky! 你怎么了?Buck!”Bucky紧紧地闭着双眼,额头上浮出一层汗珠,Steve抬起头看向正在给Bruce打电话的Tony,又看向Bucky,心疼得像刀绞的一样。

 

    餐厅里的复仇者们都被Bucky的样子吓到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这时Bruce急匆匆地跑来给Bucky打了针镇定剂,Bucky慢慢平静下来在Steve的怀里缓缓闭上了眼。

 

    Steve靠在病房外的墙上,紧紧地捏着眉心,他无比自责,他觉得Bucky变成这样都是他的错,都是因为他没有保护好Bucky,他才会掉下悬崖被九头蛇俘虏受尽折磨。

 

    “Cap。”Shuri从Bucky的病房走了出来,告诉了他Bucky的情况。她给Bucky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,身体上没什么大碍,要治疗的主要是心理上的问题—PTSD,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。

 

    而Bucky应该是看到了麦片产生了应激反应,联想到他在监狱里发生的一切,他们也能理解为什么他看到麦片会有那么大的反应,因为在他心里麦片已经不是食物了,而是折磨他让他痛苦的东西,而这个东西是酸的,是臭的,是苦的,是恶心的。

 

    但是治疗PTSD不是那么容易的,需要药物治疗加上脱敏治疗,而脱敏疗法没有病人的配合和爱人朋友的支持是不可能成功的。Steve知道脱敏疗法是非常痛苦的,他舍不得Bucky,但是他也知道Bucky只有真正治好了PTSD才能永远地摆脱噩梦。

 

    Steve来到病房的时候Bucky靠着枕头正在发呆,双眼无神,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,连Steve走近了都没有发现,“Hey,Buck,你还好吗?”Bucky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头去,看到一张刻在他脑海中很久的脸,“Steve?”

 

    Bucky空洞的眼神变得柔软起来,Steve坐到了他的床边,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,就像抱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松开,他摸了摸Bucky的头说:“Buck,没事了,我是你的Steve,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。”

 

    Bucky伸出颤抖的手放到了Steve的脸上,“Steve…我的心生病了…”眼泪从Bucky绿色的眼眸里流了出来,划过他苍白的脸,竟有种病态美。

 

    Steve的心脏像是被谁揪了一下,害怕失去Bucky的情感让他再也控制不住了,他吻上了Bucky的嘴唇,而Bucky也回应了他。

 

    两个人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唇,紧紧地贴在一起,他们吻得那么热烈,这一对经历了那么多苦难才重逢的恋人,一直吻到Bucky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地停下。

 

    Steve红着眼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说:“Buck,我陪你治疗好吗?”Bucky仿佛看到了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,说:“好。”

 

    脱敏治疗的过程确实很痛苦,Bucky每周都要面对一次他的噩梦。第一次开始脱敏疗法的时候,Steve拿了一碗麦片,Bucky一看到麦片神色就开始痛苦起来,他憋得脸都红了。

 

    他蜷缩在床上,还是没有忍住干呕起来,因为干呕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,他像是喘不过气来大口呼吸着,Steve心疼地顺着他的背让他能好受一些。

 

    平静下来后,Bucky虚弱地躺在Steve的怀里,Steve给他看了麦片的制作过程,告诉他麦片并没有那么可怕,它是由小麦加工制成的。

 

    一个多月之后,Bucky可以吃进去麦片了,虽然还是吐了,但是已经不像之前反应那么激烈了。慢慢的,一口、两口、三口,Bucky已经可以吃下一点麦片并且不再呕吐了。

 

    而为了让他改变对于麦片的恐惧心理,复仇者大厦每周都会有一顿全麦盛宴,各种各样的麦片,各种各样的吃法,所有的复仇者们都陪着Bucky一起面对麦片,大家说笑着一起吃着麦片。

 

    有一次Bucky吃着麦片突然犯恶心,跑出餐厅缓了一会,再回来时就听到Rode对Thor说:“你刚刚是不是脱鞋了?”那是Bucky第一次感受到麦片其实是干净的、温暖的、甜甜的。

 

    一天早上,阳光明媚,Steve走到Bucky旁边亲了一口正在看电视的Bucky说:“吃早饭了,Honey~”Bucky甜甜地一笑,便被Steve拉着坐到了餐桌旁,早餐很丰盛,有煎蛋、香肠、三明治、生菜、小番茄,还有…两碗麦片…

 

    Bucky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Steve,Steve没有说话,只是对他温柔地笑了笑,便拿起勺子吃起了麦片,Bucky也没有说话,他低下头看着这碗麦片,里面还有坚果、水果干,被温温的牛奶浸泡着,看上去很有食欲。

 

    他拿起了勺子舀了一勺,深吸了一口气把麦片放进了嘴里,嚼了一会咽了下去,然后抬起头对上Steve关切的眼神,他笑了:“谢谢你,Steve,麦片很好吃。”


 下一棒,02:00 @tosakura 价格超出天际的小纸杯蛋糕

盾冬八十周年25h产粮活动,12:00 

《布鲁克林的美丽传说》

I'm with you till the end of the day. 

题目来自电影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@盾冬八十周年振金婚